领跑首发、有机第一乳业教父郑俊怀抢得先手

2020-03-22

  8月3日晚,中国国家药品食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婴幼儿配方乳粉首批注册名单。红星、伊利等22家企业共计89个配方,成功通过“史上最严奶粉新政”的严格审评。其中,红星乳业旗下启冠婴幼儿配方奶粉、欧贝星有机婴幼儿配方奶粉的6款产品配方成功入围首批。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欧贝星有机婴幼儿配方奶粉是首批名单中唯一一个有机奶品牌。

  首批入围名单,将成为国内近200家企业、数千个婴幼儿奶粉产品品牌中的首发军团,并获得先发优势。这是“国家裁判员”对领跑军团的认可,也是对全行业重划起跑线的开始。

  那么,红星乳业为何脱颖而出位列首发军团,并成为首发军团中有机奶的唯一?这与红星乳业掌舵人郑俊怀多年来的背后谋局不无关系。

  一招先手棋:独造天野有机牧场

  “没有好奶源,不会有好产品。中国的孩子还得是中国自己来养。”过去两年,在红星乳业掌舵人郑俊怀鲜有的几次公开露面时,这是他总也绕不开的话题。他被誉为“中国乳业教父”,也是他开启了中国乳业发展的大门。

  几年前,在历尽沧桑之后,本欲隐于幕后,却在红星乳业开启了他的二次创业,而且在已过花甲之年的时候,默默斥资6.5亿打造有机奶源基地---天野牧场。他说:“不再做大,只做点不一样的”。

  郑俊怀打造的天野牧场,位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占地面积2000余顷,与林海雪原、镜泊湖、雪乡为邻,地处世界公认的“黄金奶源带”---北纬45度,这里也是全球三大黑土地之一。

  当时国内虽有“有机奶”概念的提出者,但多数却止步于有机牧场。

  因为,这是一个“不划算”的浩大工程,投入大、耗时长,却并不一定被消费者买单。

  但郑俊怀坚持干了。而且每一个环节毫不含糊:从牛吃的草开始,引进进口黑麦草,配套了万亩牧草种植区;引进国外优良奶牛,配备了国际一流现代化标准牛舍;采用国际上最先进的奶牛饲养设备,即便是奶牛的排泄粪便也要再回收利用成为沼气发电来源。他打造的是一个“牧草种植---天然放养式养殖---现代化加工”360度全程有机的森林牧场。

  硬件建设,只要想干,投入资金就可能办到,难的是“软件”。

  为了牧场的精细化管理,郑俊怀邀请来了德国知名乳业专家尤尔根先生担任“厂长”,尤尔根是乳品工程师,不仅有30年乳品生产管理,还在全球参与建设了20个奶粉工厂。同时,在天野牧场日常还有荷兰牧场管理团队定期驻场管理,进行牧草种植、奶牛养殖的管理工作,按照欧洲先进的生产工艺、流程进行生产。

  作为见证,天野牧场全过程、全方位完成了欧盟有机认证体系以及德国莱茵质量体系认证(行业公认为全球最严格的有机认证标准)。这里牧草、土壤、空气、水质都要通过有机认证,不撒化肥,人工除草。郑俊怀之严苛,还表现在因为一块草地紧邻当地农民的自留地,由于无法阻止当地农民施肥,全盘舍弃了与之接壤的一公里以内的牧草。

  从“尊重每一位奶牛公民”到全产业链有机模式的蜕变

  郑俊怀坚信,健康的奶牛才会生产出健康的牛奶。

  如今的天野牧场,三个“百分之百”成为了运营团队的标准:

  一、所有的饲养原料百分之百采用自种的有机饲料;

  二、百分之百根据奶牛不同生理阶段的营养需求,由营养专家专门设计的饲料配方比例,保证奶牛营养均衡;

  三、百分之百天然放养:尊重每一位牧场中的“奶牛公民”,遵循奶牛的生理习性,有充足的活动区域、活动时间,做到劳逸结合,提高健康指数。

  “品质是一种信仰”,这句话就挂在红星乳业的工厂上面。一块醒目的大牌子,一句简单的话,既是一种提示,也是一种宣扬。

  郑俊怀常说,我们必须坚持四个“经得起”:经得起国家质监部门任意抽检,经得起新闻媒体追踪报道,经得起消费者多方质询,经得起同行业正当挑战。

  他说,天野牧场生产的欧贝星有机奶粉、有机巴氏鲜奶、有机酸奶等,已经全国化铺市,“这一次,检验我们的是消费者”。

  或许市场在变,消费者也在变,唯独郑俊怀的初心不变。“只有全产业链的高品质建设,才能做到消费者手中的产品达到高品质。没有高品质保证,别谈性价比。”

  结果验证了他的坚持。短短数年,不仅红星天野牧场通过了欧盟有机认证体系,其旗下欧贝星有机奶粉也一举成为国内唯一一款获得国内有机认证和德国莱茵质量体系认证(双标认证)的婴幼儿奶粉产品。启冠婴幼儿配方奶粉也同样使用了天野牧场有机奶源。

  打造中国最高标准的有机牧场,打造高品质的有机乳品全产业链,以负责任的态度做好布局,让中国的宝宝吃得上纯有机的好牛奶,正是郑俊怀开启二次创业时的梦想,也是当今红星乳业坚持的信仰。